野岛唄

愉悦犯

有一天,我突然跳下长途车翻出隔离板扎进苍凉或是茂盛的植被中不见。
特别想这样做一次。

灰鹤

他回头一勾唇,
衣角如同振翅欲飞的鹤一般惨白地掀起又落下,顺带的风温暖又短暂。
“goodbye.”
芥川龙之介盯着划过视野的纯白色,人已经远去见不得了。
那是他还在生长的发尾,弧度尚显年轻。
“您果然不够适合白色。”
“太宰……先生。”
龙之介苦涩一笑。

9

想重新来过
加油啊,
岛上之人。

 
1 / 4

© 野岛唄 | Powered by LOFTER